這些致命網紅游樂設施,你還敢去打卡嗎?

  前幾天,微博上出現一條熱搜,“#梁家輝擔心女兒急哭了#”。原來在一檔綜藝節目中,梁家輝的女兒想要嘗試位于新疆某景區內的懸崖高空秋千,但由于擔心,愛女心切的梁父竟忍不住“淚崩”。許多人為梁父的愛所動容,更有網友評論:“安全的事,沒的商量,只能聽爸爸的”。

  也有人覺得梁家輝是不是大驚小怪,“高空秋千”是當下各大景區內常見的娛樂項目。

  不過,梁父的擔心真的沒必要嗎?

  游樂設施里的“網紅們”

  在一份記者獲得的熱門游樂設施的名單里,“彩虹滑道”、“空中漂流”、“管式滑道”、“玻璃棧道”、“玻璃橋”、“步步驚心”等項目被統稱為“網紅系列”,因為它們都是近幾年來通過抖音、微博等各大短視頻、直播平臺,在網絡上走紅的新興游樂項目,游玩體驗都相當刺激。

  


  廣州某游藝設備制造公司提供給記者的一份“網紅系列”游樂設施名單

  高空秋千曾經也是其中的一份子。2018年,重慶的某主題樂園內開放了一個18米懸崖秋千,吸引了無數游客前來打卡。更有英國媒體以《你敢試試嗎?中國在1000英尺高的懸崖邊架設了一個有著60英尺長繩的巨型秋千!》為題,感嘆這是“史上最大的秋千”。

  然而僅僅過去一年,該景區的高空秋千似乎遇上麻煩了。

  2019年8月18日,在重慶的該景區,游客在體驗18米高空秋千時,秋千原本應該被升到最高點再落下。但在視頻資料中可以看到,秋千似乎還沒升到最高點就提前墜落,導致其在向下擺動的過程中,游客遭遇劇烈的顛簸,十分駭人。

  雖然游客毫發未傷,但這件事似乎正在讓高空秋千的命運發生改變。

  


  高空秋千,整個人蕩在幾百米的高空中,驚險又刺激。IC 資料圖

  “高空秋千現在納入監管了,最好別做,有可能以后查起來會強拆”。記者以“買家”的身份咨詢了一家位于廣東中山市的一家游藝設備制造公司,對方的工作人員如是回答道。

  工作人員表示,因為政策變動,高空秋千似乎已經被“打入了冷宮”,哪家景區或樂園還要搞,可能會得不償失。而當下還未“入管”且正受游客“寵愛”的,則是玻璃棧道、玻璃滑道等玻璃項目的游樂設施。

  據不完全統計,在過去的三年里,中國開放了60余條玻璃棧道。打開攜程App,也可以搜索到“玻璃棧道精選榜”,里面盤點了全國上下30處擁有玻璃棧道的景區,其中較知名的有位于張家界的天門山玻璃棧道、保定的白石山玻璃棧道、黃河3D玻璃橋、亞龍灣熱帶天堂森林公園玻璃棧道等等。

  記者曾在十一期間于安徽黟縣某景區內體驗了當地的“5D”玻璃天橋。所謂“5D”,即橋身上的部分玻璃下面安裝了電子屏幕,人一走上去,會立刻虛擬呈現出玻璃碎裂的樣子,并發出破裂的聲響。雖然體驗這座橋就要額外支付60元的門票,但游客絡繹不絕。

  


  記者曾在十一期間在安徽黟縣某景區內體驗了當地的“5D”玻璃天橋。王昱 圖

  而玻璃滑道可以說是玻璃棧道的“進階版”,有的還融合了水上漂流的元素,成為“玻璃水滑道”。滑行在透明的玻璃上,既可以看到絕美的懸崖峽谷景色,又可以體驗心跳的感覺,在網上很快成為了“爆款”。

  免維護、高回報的誘惑

  “玻璃滑道4500元一米,800米的話大概要360萬。”

  在記者扮演的“客戶”的詢問下,廣東中山市的某游藝設備制造公司表示,如果要建造800米左右的玻璃滑道,工程大概前后需半年的時間,360萬是總工程的費用,但并不包括質量檢測所需的花費。

  當記者詢問完工后,是否需要請當地的特種設備檢測中心對設備進行檢測時,工作人員表示納入監管的才需要國家部門來檢測。“我們是找第三方檢測,就近找,找的就是專門搞檢測的。“

  記者又詢問了關于施工和設計的問題,工作人員表示,施工方是公司自己的團隊,但設計方面,公司會去找設計院。當記者進一步詢問找的是什么設計院時,對方回答道:“設計院是我們內部合作的渠道,您只需要知道,我們交付的時候會帶有正規的藍圖,設計院蓋章的。”

  


  網紅玻璃滑道 IC 資料圖

  記者又聯系了另外一家河北石家莊市的某園林棧道公司。從官方網站上可以發現,該公司在承建滑道方面已擁有10多年的經驗。從最初的花崗巖滑道、水泥棧道,到現在流行的高空絕壁棧道、玻璃棧道等等,服務的景區遍布河北、河南、山西、山西、湖北、湖南、山東、江蘇等地。

  該公司工作人員的報價是“3500元一米”,不僅價格便宜許多,“工期上,抓緊點3個月左右吧”,工作人員還表示不需要當地特種設備檢測中心的檢測,施工方和設計方都是自己的團隊。

  “如果你要設計院的蓋章圖紙,得另加錢,”工作人員說道。

  在咨詢過程中,兩家公司都表示,不管是玻璃棧橋還是玻璃滑道,建成后都是“免維護”的,只需要定期做好清潔工作就行,因此對于運營方來說,投資門檻更低,審批難度也小,除此之外,回本率上也非常可觀。

  據界面新聞報道,張家界玻璃橋“云天渡”全長536米,總投資額2.6億元,2016年8月投入使用。在最火爆時,每天接待上限為8000人,還需要提前預約,導致票價一度被黃牛炒高6倍;安徽蕪湖的馬仁奇峰十幾年來的年客流量一直在12萬左右,玻璃棧道建成后,去年客流量達到85萬人,收入達1.3億元;浙江穿巖十九峰的玻璃棧道只有100米不到,但建成后一年的門票收入達7000萬元。

  在這樣的經濟效益面前,全國各地許多大型景區樂園紛紛仿效。

  


  張家界大峽谷玻璃橋“云天渡”。 IC 資料圖

  觸目驚心的“意外”

  2017年,湖北武漢木蘭勝天景區,玻璃滑道內發生游客連續撞擊,造成一死三傷,最小傷者僅4歲。受傷者之一的劉玉海接受媒體采訪時說:“滑出去沒多久我就害怕了,手忙腳亂地剎車停住。”但剛停住,后面就有人撞到了他,接著,他飛了出去,撞到滑道的防盜網上,頭卡在網內。

  2018年7月,湖北英山縣龍潭河谷滑道,游客血氣胸1人、腦外傷2人、骨折22人,無人員死亡。經黃岡市、英山縣兩級安監部門調查,認為事故主要原因為滑道旁的水管接頭處突然脫落,自來水噴進滑道所致。

  2019年5月1日,四川成都太平鎮游樂場“孩子的院子”,游客沖出滑梯防護設施,事故造成2人死亡12人受傷。今年1月10日,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起事故引發的相關訴訟做出判決,判處開發公司在事故中應當承擔全部責任。其理由為開發公司主要負責人未按照法律履行安全職責,聘用的游園設備設計人員和焊接人員均無相應資質,且案涉云梯處,并未設立“禁止攀爬”等警示標志,亦未有相關工作人員對攀爬人員進行勸阻。

  


  一些景區的玻璃水滑道雖然深受游客喜愛,但也存在安全隱患。 IC 資料圖

  2019年6月1日,安徽合肥藍山灣木藝小鎮景區,三名女性游客在乘坐玻璃漂流船時,眼部、胳膊、頭部受到不同程度撞傷。6月5日,廣西平南縣佛子旅游風景區,由于下滑速度過快,鋼化玻璃與護欄都沒能抵擋住強大的沖擊力,游客撞破玻璃滑道護欄飛了出去,事故導致1人身亡,6人受傷。據看看新聞報道,10月1日,華東某景區高空森林玻璃滑道至少2名游客死亡,十數名游客受傷,具體消息景區尚未披露。

  除了被媒體報道的事故之外,一些網友也向記者分享了自己的經歷。網友“開心”告訴記者:“今年國慶出去玩親眼看到滑下來的有人砸到了腿,后來走不了路了,被送了下來。”

  網友“小白”說:“我坐過這個,真的非常刺激。但當時我重心不穩,滑歪了,撞得超級疼。”

  還有網友表示,除了這些項目外,近幾年異軍突起的高空無護欄刺激項目——“步步驚心”也發生過“意外”。2018年10月1日,一名游客在重慶某主題樂園體驗“步步驚心”項目時,在到達終點的那一刻,因工作人員操作不當,背上保險繩的保險扣脫落,幸好人已經安全抵達。

  但這“驚魂”的一幕被周圍游客記錄了下來,上傳網絡后引起了許多人的后怕。不少網友質疑,這樣的新興游樂設施到底安全不安全?

  


  圍觀游客用手機拍下的“驚魂”一幕 微博@四川手機報 截圖

  各方期待標準早日落實

  正如記者從制造商處了解的那樣,目前,在大多地區,“玻璃棧道”、“玻璃滑道”等項目似乎還未正式被列入特種設備的監管范疇,因此在其設計、施工、運行過程中,具有專業安全檢測設備和專業人員的安監部門尚未介入。

  但在河北,政府多部門已經率先針對玻璃棧道類“高風險項目”的潛在問題采取了行動。

  去年3月,河北省多部門發文,要求加強玻璃棧道類“高風險項目”(含玻璃棧道、玻璃吊橋、玻璃滑道、玻璃觀景臺等旅游設施)安全整治,并提出“四個一律”,即新建玻璃棧橋類項目一律停止核準備案;在建項目一律停建;未營業項目一律暫停開業;已營業項目一律停業整頓。

  2018年4月20日,河北省旅游工作領導小組出具了《全省玻璃棧橋高風險旅游項目安全風險隱患排查情況表》。據排查發現,全省20家景區的玻璃棧道類項目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未進行安全評估”、“未進行質量檢測”、“無巖土工程勘察報告,無法確定錨體深度是否安全”、“未對上橋人數進行有效管控”等問題。由此,全省25家景區的32處玻璃棧道類項目全部封停。

  2018年8月1日,由河北省住建廳、質監局、旅發會、安監局共同組織制定的《景區人行玻璃懸索橋與玻璃棧道技術標準》正式出臺。據了解,該標準是國內第一部專門規范景區人行玻璃懸索橋與玻璃棧道建設與管理的地方標準。從目錄上看,該標準針對施工材料、設計、施工及驗收、檢車及評定、運用安全管理等方面都做出了詳細的規定。

  河北省旅發委、安監局、發改委等八部門聯合發文稱,對于手續齊全的玻璃棧道類項目,相關政府應組織有關部門依據河北省《景區人行玻璃懸索橋與玻璃棧道技術標準》組織驗收,驗收合格后方能投入運營。

  不過在去年9月,有專家對標準提出了修改建議,原標準實施暫停,目前在進行 “局部修訂”。

  而另一邊,由于標準遲遲未出,已經被暫停經營玻璃棧道、玻璃滑道等項目的景區們開始坐立難安,叫苦不迭。據媒體報道,今年國慶節期間,號稱建有“世界最長玻璃吊橋”的石家莊平山縣紅崖谷景區由于沒有開放玻璃吊橋,損失慘重,自身經營也陷入困難。因此景區經營者們也都希望國家能盡快出臺相關建設標準,明確監管主體。

  


  2017年建成的石家莊平山縣紅崖谷景區玻璃索橋,被稱為“世界最長的懸跨式玻璃索橋”。IC 資料圖

  今年8月28日,中國風景名勝區協會“棧道游步道專業委員會”在保定淶源白石山景區成立,這標志著全國景區棧道建設管理向標準化、規范化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8月31日,由部分滑道建設方發起,玻璃水滑道標準啟動會暨CSTM玻璃水滑道用夾層玻璃及安全性能評價示范項目啟動會在河南洛陽召開。中國特種設備檢測研究院和索游標委會等單位的專家也出席了會議。

  不管標準何時出臺,有一點是確定的,在實際的經營中,景區經營者始終有責任強化安全管理職能,配備必要的安全防護措施。




(責任編輯:張玲玲)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山东11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