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螃蟹”背后套路橫行,監管之繩亟需綁緊


  看似經濟實惠的蟹券,實際上存在著不少貓膩。IC 資料圖

  眼下正是大閘蟹上市的旺季,蟹券開始熱銷起來。但是,看似經濟實惠的蟹券,實際上存在著不少的貓膩。不少消費者手持蟹券,卻難以提到螃蟹。

  業內人士透露,當蟹券銷售出去后,若最終的提貨量大于實際大閘蟹數量,由于蟹券有效期一般是兩到三年,因此只要告知消費者產量有變,無法兌現螃蟹,將取蟹時間拖到來年即可。對于更多的消費者,經銷商也會提出打折回收螃蟹券。“我賣六折的東西,我五折收,我五折賣的東西,四折收。我做這個東西,每年都賣一百多萬。”某大閘蟹經銷商說。

  不得不說,大閘蟹的錢真好賺,不用賣出真螃蟹,蟹券一收一賣之間,就能獲得驚人利潤。這種空手套白狼的把戲玩得如此出神入化,恐怕一些金融衍生品也望塵莫及。

  類似“紙螃蟹”的游戲同樣發生在月餅上。近年以來,隨著月餅券的一紙風行,月餅券“提貨難”愈演愈烈,讓消費者叫苦不迭。月餅廠家和經銷商通過高價銷售禮券,再低價回收的方式,同樣“躺著把錢賺”。

  無論是“紙螃蟹”還是月餅券,都是禮券經濟的一種。作為一種商業模式,本身倒沒有什么原罪。之所以二者都出現了異化,問題出在游戲規則上。“紙螃蟹”和月餅券的銷售規則,都是商家自己制定,為了規避自身義務,商家為了自己量身定做了各種免責條款,而對消費者,則強加了諸多義務。

  比如,螃蟹和月餅提貨難,商家是無須負責的;商品也不提供商品品質的保證,如向消費者銷售臨期月餅,消費者就無可奈何。螃蟹和月餅和提貨券都有效期,過期無效;有的還設定了預約提貨,定點提貨等限制;如果遇上缺貨,消費者只能補差價換購,等等。正是在種種不公平規則之下,消費者在于商家的博弈中完全處于弱勢地位。高價賣券,低價賣券成了消費者無奈的選擇,使得商家輕而易舉獲得暴利。

  因此,遏制“紙螃蟹”和月餅券的亂象,需要監管積極出手,打破不公平規則。

  其實,早在2012年,商務部就臺了《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試行)》,而無論是蟹券還是月餅券,本質上都屬于預付式消費。按照該辦法,蟹券和月餅券其實有著較為詳細的規范,包括不記名卡有效期不得少于3年,發卡企業或售卡企業對超過有效期尚有資金余額的不記名卡應提供激活、換卡等配套服務,違規發卡企業若不改正,可處以1萬元以上3萬元以下罰款,等等。

  如果法律嚴格執行,監管之繩牢牢綁緊,不公平條款就不可能大行其道,商家通過“紙螃蟹”和月餅券玩圈錢游戲的空間,就會小得多。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山东11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