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長公主”下嫁“土雞男”20年被分走141億:門不當不戶對的愛情有多可怕?

  韓國三星家族長女李富真與其丈夫任佑宰的離婚訴訟二審結果出爐。

  


  法院判決兩人解除婚姻關系,李富真將支付任佑宰141億韓元(約合人民幣8382萬元)。子女監護權和撫養權均歸李富真。任佑宰獲得每月兩次探視權。

  對此結果,女方表示意料之中,而男方則表示會再度上訴。

  


  其實這也不是任佑宰第一次要上訴了。

  這場離婚官司,從2014年10月開始打,到現在都打了5年了還不知道能不能結局,最根本的問題就是——錢。

  一審時,任佑宰獲賠86億韓元(約人民幣5000萬),他表示不滿,上訴。

  現在二審判決,分手費已經漲到141億韓元(約合人民幣8382萬元),他還是不滿,可能再度上訴。

  因為這個數目離任佑宰的預期還差很遠。

  任佑宰要求法院認定夫妻共同財產為12000億韓元(約合人民幣71.2億元),在這個數字基礎上再分......

  


  任佑宰分到這么多錢為什么還不滿意?

  因為李富真實在是太有錢了!!!

  


  作為韓國首富李健熙的長女,李富真是韓國最富有的女性。

  據美國《福布斯》雜志估算,截至2019年9月26日,李富真凈資產約為1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07億),在韓國富豪總榜上排名第21位,女性榜單上排名第一。

  


  要說這李富真的生活、事業與愛情大戲,那真是傳奇,韓劇都不敢這么寫!

  


  ▼

  三星長公主:財富、能力、美貌都有了

  韓國首富、三星集團前會長李健熙有三女一子。

  鑒于三星在韓國經濟中舉足輕重的地位,作為三星李健熙的大女兒,李富真也從小就被韓國經濟界人士高度關注。

  


  李富真屬于直接出生在羅馬的那種人。

  她一出生就同時擁有了滔天的財富、不俗的能力,和驚人的美貌。

  


  她從小得到的生活、教育條件都是最好的。

  從韓國名校延世大學畢業,隨后又在麻省理工學院拿到了MBA學位。

  李健熙也對大女兒寄予厚望,讓她21歲起就跟在身邊歷練。

  李富真行事果斷、性格嚴謹,被稱為最像父親李健熙的那一個女兒,也被韓國民眾稱為“小李健熙”。

  


  但是韓國男權思想還是很嚴重的,特別是老一輩。

  李家也不能免俗,無論長公主多么出色,董事長多么疼愛這個大女兒,三星集團接班人的位置還是落到了她大哥李在镕手上。

  李富真只能接過三星旗下一個不重要的集團業務——首爾新羅酒店。

  


  然而,就算分到了最差的牌,李富真也能把它打成王牌。

  2001年,李富真上臺就炒了幾位老派的管理人員,并用不到15年的時間,使酒店銷售額增長超過650%。

  


  出色的業績得到了父親和集團的一致肯定。

  2010年,李富真被任命為新羅酒店和三星愛寶樂園社長,成為三星屬下公司的首位女性總裁。

  


  李富真還非常有遠見,看到了中國對于消費的強大需求,從2011年開始經營中韓免稅店事業,將新羅酒店集團打造成為僅次于樂天的韓國第二大免稅店運營商。

  


  2015年,李富真入選福布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100名女性,并持續霸榜多年。

  2017年,三星集團的實際掌門人李在镕正式被捕,轟動韓國經濟界。而李富真作為三星“長公主”,則被外界看好接班掌舵三星集團。

  


  ▼

  頂級白富美愛上低微小保安

  不過,雖然擁有財富、美貌和財商,“長公主”的愛情婚姻卻是一言難盡。

  在韓國,財閥之間的婚姻往往“強強聯合”。大哥李在镕與大象集團的千金林世玲聯姻,妹妹李敘顯嫁給了《東亞日報》前社長次子金載烈。就連父親李健熙,當年娶的是韓國最大報紙《中央日報》會長洪璉基的女兒洪羅喜。

  


  韓劇《繼承者們》劇照

  而從小就在充滿競爭的家庭環境下長大的李富真,厭倦了被安排好的命運,向往平凡的愛情。

  1995年,李富真在首爾上一洞的殘疾兒童保護機構做義工時,從與當時父親派往保護她的保安任佑宰相處中,感受到了久違的關愛和輕松,便一頭扎進了與任佑宰的戀愛中。

  


  一個是上流社會的千金大小姐,一個只是普普通通的小保安。

  這場富家女和窮屌絲的跨階級戀愛,果不其然遭到了雙方家庭所有人的反對。尤其是李富真的父親李健熙,更是堅決不同意。

  然而秉持“我的人生我做主”的長公主不顧天下人的反對,就是認定了任佑宰。

  這場拉鋸戰持續了4年,拗不過女兒的脾氣,1999年,李健熙同意了這場婚事。

  


  


  在各種婚禮合照中,可以看到除了這對新人和李健熙最小的女兒李尹馨真心實意的笑容外,其他人都是黑臉的。

  


  


  左二為李尹馨

  可嘆的是,這個天真爛漫的李尹馨,后來也想仿效姐姐嫁給平凡的歌手,卻因老爹反對在2005年自殺了......

  


  也許,同樣相信愛情的小妹妹的去世,正暗喻了李富真愛情與婚姻的結局.......

  


  ▼

  嫁給愛情后的一地雞毛

  婚后,面對豪門生活的巨大壓力,任佑宰這位“男版灰姑娘”過得也很艱難。

  岳父李健熙為了改造這個小保安,先是將任佑宰送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讀碩士,指望靠鍍金幫他改頭換面。

  但是任佑宰文化程度不高,一句英語都不會,名校留學對任佑宰來說倒成了噩夢,甚至還讓他動過自殺的念頭。

  “那段時間太痛苦了,我兩次吃安眠藥自殺,但都被富真救了回來,我當時抱著她,哭得像個孩子。”

  


  任佑宰還說,由于未獲李氏家族準許,兒子出生后直到9歲,還一次都沒有見過祖父母,令任佑宰“覺得自己很不孝”。

  


  任佑宰的種種壓力,沒有用在拼事業上,反而轉向了對身邊人發泄。

  2014年,李富真申請向法院提出離婚,稱任佑宰擁有酗酒、家暴、出軌等問題,甚至對還在懷孕的李富真拳打腳踢。

  


  前段時間,因為十年前自殺的韓女星張紫妍案(根據張紫妍留下的遺書,她在生前被經紀公司安排向三十多人提供一百多次性服務)被重新下令調查。

  韓媒再次曝出張紫妍的性服務對象里就有任佑宰!

  


  他被發現在2008年6月6日至17日聯系張紫妍35次,重點這段時間正是在李富真懷孕期間!

  


  到這里,大家總算看清了“渣男”的面目。

  不過,李富真的日子也不太平。

  糟糕的婚姻,打不完的離婚案,家族的變動......種種壓力之下,她今年7月還被曝長期濫用麻醉藥異丙酚,證據是在一家整形美容機構找到的。

  


  異丙酚素有“牛奶針”之稱,不僅可以鎮靜麻醉(一般用于胃鏡人流、胃鏡手術,患者醒過來根本不知道做過手術),還可以“深度睡眠,緩解疲勞”。

  由于效果誘人而潛在危害太大,2011年韓國政府已將其分類為毒品類精神藥物,要求醫院嚴格管理使用。

  但是,還是有不少壓力山大的明星偷偷使用。

  


  當然了,長公主是不可能乖乖承認的。

  李富真律師稱她確實去過整形醫院,但是是為了去除左腳上的傷疤,和動了眼瞼下垂手術,才使用麻醉劑,并沒有非法使用“牛奶針”。

  感受一下李富真否認傳聞時的白眼:

  


  美麗又富有、聰明還有才干的李富真,早已練就了一身鎧甲。

  而現在唯一能帶給她安慰的,應該是12歲兒子的愛。

  之前,李富真被拍到逛超市購物, 兒子向她撒嬌。

  


  她腿受傷后打的石膏上,也有兒子用稚嫩的筆跡寫的“媽媽加油”。

  


  在這場高攀與下嫁的婚姻撕扯中,可能并沒有誰對誰錯,只是這樣的兩個人實在是太不合適了。

  而所謂完美的愛情與婚姻,需要的不過是兩個同樣優秀成熟的人,談一場勢均力敵的感情!

  




(責任編輯:張玲玲)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山东11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